<span id="jbph5"><address id="jbph5"></address></span>
<span id="jbph5"></span>
<span id="jbph5"><video id="jbph5"></video></span>
<span id="jbph5"></span>
<progress id="jbph5"><noframes id="jbph5"><span id="jbph5"></span><span id="jbph5"><video id="jbph5"></video></span>
<strike id="jbph5"><noframes id="jbph5"><ruby id="jbph5"></ruby>
當前位置>首頁>行業資訊
【今日看點】共享經濟新高度:知識產權的“開源化”發展
發布時間:2016-09-09 10:30:58   來源:本站   瀏覽:
扎克伯格在F8開發者大會上展示了Facebook(臉書)耗時一年研制的360度全景攝像機的全部設計,并表示將于今年夏天公開全部技術文檔。過去,礙于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技術共享一直是共享經濟中的敏感領域,ICT領域的專利爭奪戰充分體現了企業對知識產權(IP)的重視,扎克伯格卻反其道而行之,主動公開所有技術設計,推動了知識產權從專有到共享的跨越。 
 
知識產權制度自誕生以來,一直以保護創新為原則,借法律之手維護創作者對其智力成果的專有權,在知識產權有效期內,任何一方必須征得產權持有者授權,才可有償使用。受到法律保護的知識產權不僅在一定程度上成為企業創新的動力,也成為企業間拉開競爭差距的有力手段。但共享經濟“共同擁有而不占有”的理念則對知識產權的專有性帶來了沖擊。
 
共享經濟帶來新挑戰
 
知識產權制度以設置使用權限保護創新的做法助推了工業時代的技術創新,但共享經濟“人人共享”的模式打破了使用權限,產權制度面臨“應用難、保護難、維權難”的局面。
 
共享經濟所面對的是大規模的個性化需求,這對產品周期以及更新換代的速度都提出了不小的挑戰。但知識產權體系中一系列復雜的流程,形成了“申請難、使用難”的特點,創新的速度無法跟上市場的節奏,造成知識產權“應用難”。
 
\
 
“1人原創,99人抄襲”已成網絡常態,知識信息一旦發布,很容易在網絡上形成大規模傳播,這種傳播不僅難以追蹤到侵權者,也使侵權行為的判定更加復雜,使得知識產權“保護難”。
 
一旦產生侵權行為,法律訴訟通常是不二選擇,但這種行為不但費用高昂,繁瑣的審判流程也會讓企業陷入無休止的爭論中,致使雙方企業聲譽受損,形成“維權難”的局面。
 
困境就是創新的契機,重重困難使得企業家認識到在產權保護難、技術更新快的共享經濟中,保護意味著落后,共享才是趨勢。
 
“開源化”成為新趨勢
 
開源操作系統作為知識產權共享的“探路者”,已取得不俗的成績,如基于Linux內核的GNU操作系統。其實,專利申請本身就公開了一些技術信息,產權保護是為了讓企業能夠收回前期投入。開源化并非單純的免費,而是將成本回收從產權交易階段推移至后續發展階段,其真正價值在于參與者所帶來的創新,故知識產權“開源化”的核心在于通過共享將知識產權與貨幣的交易轉化成知識產權之間的互換。但要實現獨立知識產權體系“開源化”并非易事,必須在對待知識產權的觀念上有所改變。
 
對于持有者而言,知識產權是私有財產,其他人都需在保護期內付費使用。在互聯網時代,以互聯網的傳遞速度,很容易找到性能相似的替代品。如果沒有使用,知識產權的價值就無法體現。同時,個體的研發能力和投入是有限的,閉門造車不利于創新。這種情況下,保護就有落后的風險,不妨考慮以知識產權共享為條件,吸引開發者和投資商,打通開發與應用之間的瓶頸,促進整個產品生態圈的拓展。
 
\
 
對于知識產權需求方,過去通常是付費使用,或者直接買斷。無論采用哪一種方式,需求方都需支付高昂的成本,這并不利于市場化應用。但知識產權共享并不意味著需求方可以無償使用,而是從價格交易轉為價值交易,需求方需要拿出同等的權益進行交換。例如,華為就曾提出“部分知識產權”的理念,將知識產權按份額分給個人和公司,承認創造者對于知識的部分專有權,同時以股權形式購買剩余的產權,以此鼓勵內部創新。這種理念同樣適用于企業之間,企業以共同持有知識產權為基礎,通過聯合投資分攤研發、運營、生產、推廣成本,降低企業負擔,集多方力量實現聯合創新。
 
觀念引導發展,知識產權共享的“落地”,離不開相應的組織形式。“羊毛出在狗身上”一直是互聯網經濟的名言,那么,如何激勵知識產權共享,其價值又在哪里?這就要依靠組織形式的變化。分享就是要打破界限,從單打獨斗變成聯手合作,集合優秀人才共同開發,整合優勢資源同步推廣??梢灶A見,由企業、大學、科研機構等聯合成立的技術創新聯盟將逐漸興起。多方技術合作既能緩解科研投入壓力,也能強化知識產權價值。聯盟的成員企業均來自產業鏈各個環節,通過開放知識產權,以免費授權、合資開發、注資扶持等模式聯合起來,共同挖掘知識產權背后的應用價值,讓知識產權與市場快速對接,實現價值變現。
 
“開源化”開創新局面
 
知識產權“開源化”會使企業原本獨有的技術優勢逐漸變得透明,導致企業打造核心優勢變得更加困難,但“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有助于企業縮短技術研發周期,實現跨越式發展。企業應調整戰略,向“精細化、靈活化、生態化”方向發展。
 
首先是內部流程的精細化。知識產權共享之后,企業不必耗費精力去拓展新領域,而是依靠合作伙伴的成果謀求發展,此時,核心優勢就顯得尤為重要。企業應集中精力和資源投放在專長領域,精簡內部流程,通過更專注、更敏捷的研發來應對挑戰。其次是利益權衡的靈活化。知識產權共享的核心依然是利益平衡,不過,此時的利益并不局限于有形資產,技術的深入交流使得上下游企業能夠參與到雙方的研發、戰略制定等階段,形成一條穩定、互補的產業鏈。產業鏈各節點企業扮演不同角色,核心企業對整體鏈條進行資源調配,并非所有企業在都能同時實現利益最大化。企業進行利益權衡時,應充分考慮長遠效益,避免錯失機會。最后是產業發展的生態化。企業應積極尋找與自身資源互補的合作伙伴組建聯盟,以知識產權共享為基礎,實現引資、研發、應用的一體化,拓展應用渠道,共同挖掘知識產權的產業價值。
 
知識產權“開源化”最大的難題是制度管制。法律力求穩定,創新卻總在尋求突破,知識產權共享更是突破法律限制實現創新,與當下的監管措施相互沖突。出臺相關法律固然是解決沖突的根本,但未免耗時過長,以內生體系催生行業共識將成為助推知識產權共享的捷徑。
 
作為知識產權制度的有效補充,知識產權倫理體系以內部共識為基礎,倡導以市場經濟、公民情感為導向自發形成一定的規則和制度。如此既能夠緩解政府監督壓力,也可釋放創新活力。政府開展產權共享倫理建設的關鍵,就在于推動產權持有者與需求方形成有機整體,如組建企業和科研機構的產業技術聯盟,以共同開發促進技術共享;組建企業與資本市場之間的資本聯盟,降低企業成本負擔,以科技投資帶動新的增長點。
 
萬牛網認為:制度要經得起道德和經濟的雙重考驗,在共享經濟的大潮之下,對知識的強制保護反而會形成對發展的束縛。知識產權體系也需要調整自身規則,探求更符合時代發展的模式。
 
來源:網易

相關文章/The Related articles
最新文章/The latest entries
撅高屁股啪啪湿润臀浪诱人
<span id="jbph5"><address id="jbph5"></address></span>
<span id="jbph5"></span>
<span id="jbph5"><video id="jbph5"></video></span>
<span id="jbph5"></span>
<progress id="jbph5"><noframes id="jbph5"><span id="jbph5"></span><span id="jbph5"><video id="jbph5"></video></span>
<strike id="jbph5"><noframes id="jbph5"><ruby id="jbph5"></ruby>